ǰλã主页 > 正版挂牌 >
王伟妻子发文祭祀“等你回家” 儿子已成海军军
ʱ䣺 2020-11-22

  那天,住在亲戚家临着一条小河的阁楼上温习作业的我想开开窗户透透气,当我拉开窗帘时,几乎不敢信任自己的眼睛:远在天涯的王伟居然就站在河对岸,正派直地望着河这边的窗户!

  记得那年春暖花烂漫

  等你回家,为你沏好家乡的新茶一遍又一遍

  后来,他果然调配到了素有“天涯海角”之称的海南岛。他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到了部队,很快便在老同道的率领下担当起了战备值班任务。

  从将军到士兵,所有的人都到甲板上静立,向着那片没有任何标记的墓地致以肃穆的军礼!

  如同晴天霹雳,我住进了卫生所就没有回家,后来又被接到北京医治。

王伟手写阮国琴的诗。

  记得那年春暖花烂漫

  我飞上大兴安岭飞得比珠峰还高

  我切实受不了这繁重的打击,又不愿让父母觉察我的失望,遂以复习测验为由,离家出奔,住到了亲戚家,并且心碎地含泪给王伟写了最后一封 信,真挚地祝他幸福。

  那刚毅的背影深深入在我心坎

  你匆匆离家没顾上给我说再见

  17年前,老海军(平叔)采访王伟爱妻阮国琴。

  等你回家,插满鲜花的房间芳华溢满

王伟与妻子阮国琴的结婚照。

  王伟离开我十七年来,我有太多的话想对他诉说,我把这些话写成了歌词《等你回家》:

  “琴琴,虽然我们不能马上结婚,但在感情上,我是依着你的。你是我的港湾,你是我的跑道。流浪久了,我会来到你的怀抱停靠,飞行累了,我会在你的胸前休憩……”

  满脸怀疑的我渐渐地翻开了那封信,这是一封与王伟朝夕相处的5名战友的联名信,这封长达9页的信向我道出了王伟“负心”的真正起因:

  本来,王伟的部队在进行跳伞训练时出了一次事变,一名学生牺牲,这使王伟对飞行员这项职业的危险性有了更加直接和事实的意识。他热爱飞行事业,但又怕未来自己有个万一给自己心爱的人带来痛苦。他想,长痛不如短痛,那就把疼痛留给自己吧,但又怕我们之间的情感太深,双方都下不了这个信心,于是就在信中假造了一个基本就不存在的“女大学生”。就是在这样一种抵触的心情下,王伟从北国的军营发出了那封“绝情”信。

  既然没有独自会晤的机遇,我决定给王伟写一封 信。信里也没说太多,除了激励他好好学习,不带一点“感情颜色”。我说,我不希望他成为只会在雨巷中徘徊的少年,而希望他成为可以在狂风雨中搏击的雄鹰……

  春节后,王伟又回到了北方的航校。我们的书信频繁往来于南方和北国。此时的我完整沉迷在幸福之中,读信、回信,已经成了我生涯中不可缺乏的内容。

  王伟的战友还在信中对我讲到:当那封“绝情”信发出后,王伟的心坎异常苦楚,夜里躺在床上经常一个人默默地流泪,他无比冀望能得到他最可爱的人的谅解。信的末尾是5名战友的签名,而且,在签的名字上还分辨按上了五个鲜红的手印!

  我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我仔细心细地又把信看了一遍,的的确确是王伟的字迹。我对王伟的字迹太熟悉了,以往,这熟悉的字体带给我的是深深的关爱和无比的幸福,而今天,同样的笔迹带给我的却是深深的扫兴和无比的肉痛!

  1992年夏天,经由7年的漫长期待,王伟用一条自己亲手做的用枪弹头当项坠的项链为聘礼,把我娶为他的新娘。结婚的时候,王伟刚毕业来到乐东,我们都没有钱,他家里也没有钱给他,所以怕我随着他受冤屈。然而我不在乎,明代人王阳明说:“山中莫道无供应,明月清风不必钱。” 世间有很多快活,良多享受是不须要用钱来购置的。我要告诉王伟的是,固然我们目前年青还没有钱,只有我们能在起享有恋情,这比什么都主要。

  当我们每年的4月1日缅怀英雄王伟的时候,我们不应该忘却因王伟牺牲而蒙受宏大痛苦的亲人们,他们同样值得我们尊重。

  2001年4月17日,大海肃穆。人民海军以最隆重的方法——海祭,为我的丈夫王伟送行……

新兵王伟。

  这是王伟在外场跑道为阮国琴拍的一张照片。天地无边,我们从跑道的黑色彩中可以看出飞机腾飞的频率有多高。

  “是吗?”我笑了笑,小小地心动了一下。除了文具盒外,我与他还有许多相近的处所,比方兴致和幻想。那时起,我有些朦朦胧胧地喜欢这位坐在前排的男生了。不过,发现这一点后,我对他反而开始疏远。他当然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女生喜欢男孩子会特地表示出自持与自尊,反而被我这种立场给“吓”住了。他那时甚至不敢抬眼正视我。我有些“于心不忍”,才在一次上历史课时,悄悄捅了捅他:“嗨,帮我挡着一下老师,我要做数学功课。”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王伟买了两张片子票,在我回家必经的那条冷巷里等我。

  我穿过太湖度过长江跨过黄河走出山海关

  那天我清晰地记得,他说我现在衣服都是汗水,我说我就喜欢你的滋味。那天我们抱得特殊紧,我的呼吸都喘不外气来,最后我们彼此吻别……

  17年从前了,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阮国琴还做了一件事:用漫长的岁月和无尽的思念写成了一本书,书名为《守望南海――离开王伟的日子》(行将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这是阮国琴送给丈夫的一份薄礼,也是她感恩全国国民对王伟厚爱的一份情怀。

王伟和妻子抱着诞生未几的儿子,心中布满了喜悦。

  阿伟啊,我还没有给你过33岁的生日呢,要是知道你要走那么远的路,我必定会让你带上我的生日礼物,这样,在那永远也飞不到止境的漫漫航程上,在那永远也靠不到岸边的茫茫大海中,你就会感到有你心爱的妻子在陪同着你,你就不会那么孤单,那么寂寞……

  回忆王伟离开我的日子,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王伟在的时候一直把我捧在手心里,我们除了没有足够的金钱享受生活的奢靡,其它什么都不缺。王伟走了当前我才知道失去他即是失去了全部世界。

  [编者按]

  他太爱好儿子了,每次我们漫步,他把儿子放在肩膀上,高高地坐着,儿子是他的自豪。

  王伟是十分爱儿子的,孩子是他性命的连续。记得有次我过生日,他从陵水顺便去海口给我买诞辰礼物,可他买回来的却是一辆好孩子牌的儿童自行车,这辆车花完了他所有带去海口买礼物的钱,剩下两元钱给我买了一朵玫瑰花,他抚慰我说:我永远是他可恶的玫瑰花。

  王伟后来说,他是带着惆怅到了北国军营的,但是军营严厉的训练让他也无暇细想。直到邻近春节的前几天,学校才决议,他们这一批新学员放假能够回家过春节。

  然后,对躺在床上一脸疲乏的我来了一个轻轻的吻:“谢谢你,辛劳了老婆。”

  2。

  后来,当我的身材完全恢复后,又回到了海南。在一个明月清风的夜晚,我请来了丈夫生前要好的战友,来到了王伟飞机起飞、最后一次离开地面的跑道上。

王伟自己创作的油画。

  但是他回到湖州与同学聚首,却没有探听到我的下落。我们的重逢更像是运气的部署……

  王伟说:“我的人生第一是飞行,本港台现场报码视频如果然的要转会br 站在商人的破场,第二是我们之间的爱情,它们对我来讲,就像飞机的两翼缺一不可。我一定要飞出来,否则决不回来见你!”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王伟竟挺起腰板一动不动地坐了整整一节课。也许,爱上他就在这一霎时。

  杨颖并没有带我到团里,而去了卫生所,那时团长和政委已经站在卫生所门口等我了,我突然一惊,怎么没有别的家眷?登时觉得两腿发软,浑身发抖,团引导把我让进屋里,以难以克制的悲愤心情告诉我,王伟今天上午履行跟踪监督义务,美国EP-3侦察机把王伟的飞机撞了,王伟跳伞后着落不明,正在组织全力搜索……

  等你回家,是所有中华儿女的祈盼,是所有中华儿女的期盼!

1998年下,王伟(左一)、阮国琴(左二)、郑成(右一)、张瑞琴(左三)在广东休养期间合影。

  “不、不是,我只是途经这里。”他显得非常缓和,有些语无伦次。后来王伟告知我,他在最后一刻失去了勇气……

  最后的告别,刻骨铭心……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切当时的情景:那每天高低起了小雨,我撑着一把红雨伞,远远地发明了雨雾中的他:“你…是在等我?”

 1989年在阮国琴21岁生日的那天,她收到了王伟寄给她的生日贺卡。

  想你是时时刻刻的,此生唯有飞行和你左右我。你能给我最大的幸福和快乐,飞行也能。我爱飞行事业,同样爱你。感情上,爱你赛过爱飞行,而理智上要我爱飞行比爱你愈甚——这就是我目前(也许是终生)的重要矛盾,以及它们的辩证关联。”

  用一串子弹壳做成项链娶我做了他的新娘

  知道你肩负职责生逝世一瞬间

  “琴琴,我成功了,在你的陪伴下,跑完了我人生第一个要害的竞赛。成功属于我,同样也属于你!”

  那漫漫的航程总有一天会飞回家园

  当学院盛大的毕业仪式停止后,王伟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寄给我保存并给我写信:

  汽笛在悲怆地长鸣,大海在悲哀地哭泣,海鸥在悲伤地呜咽,哀乐在悲戚地低回,战舰缓缓地降下了半旗。

  我们又一次相拥告别,只要是王伟飞行离开家之前,我们都要牢牢相拥,这是我们之间的小机密,也是多年来的习惯。

  当南中国海上空那朵雪白的伞花从碧蓝碧蓝的天空向着蔚蓝湛蓝的大海飘落的时候,王伟心里在想些什么,别人是永远无奈晓得了……

  第二年、第三年的清明节时,张瑞琴又做了同样的梦,这两次王伟都是特别焦急,就去问她我和孩子去哪里了。那次我接张瑞琴电话时公公婆婆在我边上一起听的电话,我在他们面前不敢大哭,回自己房间蒙着被子大哭了一场。

  等你回家,为你打扫返航的跑道一天又一天

义务编纂:张玉

在阮国琴的倡导和支撑下,王伟希望小学建成。

  2001年的3月31日,是个礼拜六的晚上,王伟刚飞行完就回家,告诉我明天还要战备值班,不能在家休息了,马上又要去外场。因为当时部队有划定:第二天有值班任务的,头天晚上不能在家过夜。

  一天,月光下的王伟问我:“琴琴,你可知道,我常常会梦见什么吗?梦见我们的孩子,肉乎乎的,可恨极了,既像你又像我。”

王伟和心爱的儿子在一起。

  “我的琴去春游了吗?要是我们能在一起该有多好,可现在是天各一方。我爱你,理当要让你快乐,让你幸福。但今天我办不到……

  我与王伟结婚长短常幸福的,他非常爱我,我也非常爱他,他用生命庇护我,我也是用生命爱着他,我可认为他做任何事,虽然他已经离开我17年了,可王伟一直活在我的心里。

  我看到,在亲戚和同窗们蜂拥下的王伟,眼睛不断地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他可能是希望见到我吧……

  4月10日是王伟33岁的生日,但我不来得及也无法给本人的丈夫过生日就分开了海南。

  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个时候

  阿伟啊,记得你曾对我说:你是天上的鹞子,飞得再高再远,线还在我手中攥着,只要我不松手,不论飞到哪里,你都会回到我的身边,可我没松手、真的没有松手啊,你怎么就飞走了呢?

  本文讲述者为王伟之妻,海军上校阮国琴。老海军征得阮国琴女士的批准,在4月1日这个王伟就义的日子里发文祭祀,以留念我们的豪杰王伟!

  原题目:王伟烈士妻子发文祭祀“等你回家”,儿子已成海军军官

  没有典礼,没有宾客,没有拖地的婚纱,更没有金银手饰,他稳重地把自己亲手做的子弹头项链挂在我的脖子上时,作为新娘的我幸福地偎依在自己心爱的丈夫怀中。我对他讲:“明月清风不要钱,要的就是你这颗心……” 

  1986年,我们高中毕业前夕,空军飞行学院在湖州招收飞行学员(战役机飞行员全体由空军培训,培训结束后再分配到海军)。这时我又给他写了一封 信,信中有这么一句话:“是一名真正的男子汉,你就去蓝天飞翔吧!”

  第二天,当我再次拉开窗帘时,又看见了站在河对岸一脸憔悴的王伟,我满腹的怨气化为深深的叹气。

  我的妻子高于地球上所有闪光的瑰宝

  许多年后,王伟告诉我:接到我的信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把信从头到尾、认当真真地读了好几遍,读懂了我的意思。

  到了,那名热血男儿的生命坐标;到了,无垠大海上那片英雄的墓地……

  战舰在微微的海风中起航,缓缓驶向那朵洁白的伞花飘落的海疆……

  看着这5个手印,我被深深地震动了:他们明显是想用5颗年轻的心来证明王伟对爱情的虔诚!实在,他们更证实了王伟作为一名中国军人对事业矢志不移地追乞降对祖国的忠实!

  后记:阿伟,我跟儿子在等你回家

  王伟的战友告诉我,那是王伟应用休息日搭团里的便车,蹲在大车厢中,顶着海南的烈日,一趟又一趟地从县城洽购回来的!听完这话,我的泪水“刷”地掉下来了。当时,部队里的条件非常艰苦,素有“乐东不乐”,“灯不明,水不清”,就是常常停电停水,水里还有许多小虫,时常连吃水和用电都得不到保障,我随军后还一时没找到工作,全靠王伟的工资,生活比较清苦,但我却觉得非常幸福,因为,我终于可以与心爱的人昼夜相伴。

  当时没有想到,这一吻竟成永别,刻骨铭心……

与战友分享快乐(右五为王伟)。

  王伟平时回到家,如果看不到我就到处找,直到找到我为止。王伟牺牲半年后,王伟战友郑成(我们两家是街坊)的家属张瑞琴打电话到北京,说晚上她做梦,王伟回家找我了,家里没有人,就着急问她我去哪里了,她说去北京了。

  紧张的训练和值班,使他又一次推迟了毕业后就结婚的盘算。他写信给我说明到:

军用机场跑道。

  就是她月亮般的还在头顶看着我

  憧憬蓝天的王伟是一个浪漫的人,我们的家中墙上挂着的是他亲手画的油画,桌上摆的是他制造的插花,窗台上放的是他栽培的盆景。一次,王伟画了一幅中国海军航空兵驾驶着未来的新型战机从战舰上起飞的油画挂在了家中的墙上,并对前来家中做客的团政委讲:“画上那名飞行员就是我自己!”

  小城的细雨润泽着我们的初恋

  此时的我真是惊呆了,他怎么回来了?悲喜交集,委屈的泪水溢满了眼眶:“王伟啊,既然我对你那么重要,值得你关山迢递地回来找我,当初为什么要写那样的信损害我?”我硬着心地赶快把窗帘拉上。

  怎么会是王伟!极度的紧张在刹时化为极度的惊喜!

  起源:“老海军”微信大众号

  战舰在南海的波澜中平稳着前行,我手捧王伟亲手种下的三角梅花瓣,与他做最后的告别。我想,我要把我的心留在这片海里,陪着王伟,把我们的爱情故事沉入他长眠的这片深蓝里……

  此时的我早已是泪流满面,一头扑进了王伟的怀中,任自己又爱又怨的泪水浸润着王伟刚刚开始厚实起来的胸膛,津润着那朵差点凋零的花儿……

  等你回家,为你采撷满山的红豆一年又一年

  但愿他还活着。当我们相见时,我会把《守望南海--离开王伟的日子》这本书送给他;当他读到这本书的时候,知道我一直在等他,等他回到我们的家……

  等你回家,等到我两鬓霜花飘满

  但我知道,至少有那么一霎时,他会想起湖州绵密的江南烟雨,因为那座小城里留下了我们的青葱岁月。

  “在我的心中,一个热爱飞行事业、坚毅、顽强、斗争的王伟,他吃得起苦、受得起累,他自负地向前走,这种对目的的追求和未来美妙的盼望,使我热爱他。如斯一个王伟,使我不在乎他对我关怀有多少,不在乎他跟我在一起的时间有多长,不在乎别人一对对卿卿我我的甜美感想,不在乎他不能在我身边的孤独和寂寞,在乎的是他对未来的追求和生命的热爱。自信和英勇是王伟的个性,你就是这样一个男子气十足的王伟,一个无法在我心里抹灭、永恒的王伟。”

  在尔后的近三年的时光里,我们没有再见面,对热恋中的情人来讲,三年真实 未审有些太漫长了。那个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更没有微信,我们只能靠书信来传递彼此之间的感情。

  我知道那里的前提艰难,已经作好了白手起“家”的思维预备,可没想到,一到海南乐东,王伟已经给我筹备好了一个完全的家,吃的、用的、住的,一应俱全。

  王伟在他休息日的时候给我写过一支歌,他用自己学外语的录音机录下来寄给我。歌词大略是:“窗外下着纷飞的小雨,灯下是无尽的思念,面对你那甜甜的笑容,话到嘴边又难诉说。海角的尽头是你期盼的等待,苦盼的人儿他何时归否?总会有一天,我会回到你身边,拥抱心爱的人儿永不离开……”

  等你回家,等着给你一个长长的吻

  亲人和战友们也手捧花瓣缓缓地撒向王伟长眠的地方,铺成一条回家的路,召唤英魂魂归故里……

  3。

  我明白地记得,王伟曾在信中告诉我:“我们是初恋,这是我们人生独一的一次恋爱。初恋就像夜空中的月亮,太漂亮、太纯粹。我们应当在70岁的时候还在一起看电视、听音乐,使我们的初恋延续毕生。”

  直到现在,我还保留着这盘磁带,那是我心爱的丈夫留在这个世上的唯一的声音。每当怀念丈夫的时候,我就会让这歌声在自己的耳边微微漫起,我就会觉得心爱的丈夫没有离我而去,总有一天会回到我的身边……

  等你回家,大地已把你的故事传播

  于是不会写诗的王伟为我们的新婚写了他毕生中写的唯一的一首诗:

  高悬在寂寂的夜空

这是王伟在一次跳伞后写的日记,在日记里,他表白了他和阮国琴相爱的点点滴滴,语言风趣,幸福的心情难以言表。

  高三下学期,王伟转学。我知道,毕业后大家就要各奔货色,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他了。我只想给他告个别,说声再见,但我没有那个胆量,忸怩的王伟也没有。

  那矫健的英姿映满我眼帘

  我知道,这是他的寻求与幻想!看着雄姿勃勃的丈夫,我在想:军队真是锤炼人,当年在江南雨巷中彷徨的那个少年初于成长为搏击蓝天的雄鹰了。我觉得好幸福,在空旷的机场跑道旁,我和王伟手挽着手,散步在无边无际的天地,享受落日的霞光…… 

  “琴琴,我一定要成功,给你的生日和我们的爱情送上第一份礼物……”

  我落进了她平凡人看不到的酒窝

  等你回家,望眼欲穿哪怕海枯石又烂

  然而,天有意外风波。1989年新年,我接到了王伟一封厚厚的来信。他在信中告诉我:他又找了一个女友人,是一名大学生,除了长得没有我美丽外,处处比我强。在信的末尾,王伟还画了一座令人心悸的宅兆,墓碑上写着“王伟之墓”,旁边注着一行小字:“这辈子再也不跟你好,你死了这条心吧!”

  我和王伟的爱情故事

  1993年4月,我离别了山净水秀的江南小城和生我养我的父母,废弃了很好的工作,跟着自己的丈夫随军到了被称为“天南地北”的海南岛某野战机场。

  王伟的战友王忠当时接了我的电话,他的声音当时就很不做作,停顿了好一会儿,才编造出王伟去开会的“谣言”。

  他说,自己心境不好,骑车上街想买包烟,买烟的时候看到五交化商场门口的我的身影,认为眼熟却无法确认,又不好心思贸然敲门,于是就在商场门口苦等,这次再也不能留下遗憾了!

  现在你已经飞得好远好远,走得好远好远,我用眼睛已经无法看到你的身影,我只能专心灵和你对话,居心灵伴你同行……

  我相信丈夫对我的许诺,因为丈夫对我的许诺素来都没有落过空。我愿望这是一场噩梦,来日醒来依然所有如初;我希望这是丈夫的又一次历险,出险之后又平安无事地回到自己眼前;我生机这是丈夫又一次的远航,告别的苦痛将在重逢时云消雾散……

  后来,王伟写信告诉我他第一次飞超音速飞机时的感觉。

  你匆匆离家没顾上给我说再见

  春地利,王伟会悼念湖州的春天,他在给我的信中写到:

  当王伟完成了海上课目标训练,又次面临分配,他来信征求我的看法。我给他回了封仅8个字的电报:“跟你跟到天涯天涯!”

  命运让我走上了这条‘通天’的路,我不能中途而废,那样我会懊悔一辈子的。我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我想你也是希望我这样做的。你给我的勉励,我会铭刻在心!”

  都说你还在南海的云涛中翱翔

  1。

雨中的湖州。

  而后,把用王伟亲手种植的三角梅编成的花环送进了碧波万顷的南中国海……

  我收到磁带后,也寄给他一首《百合花》的诗,承诺要像一朵百合花一样,默默地等待,悄悄地为他开放,并在信封中依照王伟的请求放进了自己的一缕青丝。

  17年后,这位刚强的女性已经单独把儿子抚育成人。儿子毕业后继续父亲遗志,成了一名海军军官。

  然而,经过长达14天大范围的搜查,仍没有找到王伟的身影,4月14日,海军党委同意王伟为革命义士。

  阮国琴

  作为妻子我当然知道自己的丈夫想要孩子了。不久,我就怀孕回到了湖州出产,当孩子出身时,刚刚从部队赶回老家的王伟把襁褓中的儿子轻轻地搂在怀里,然后高高地举过火顶,为儿子、为我们爱情的结晶冲动得大声喊到:“我有儿子了!”

  等你回家,战友们等着与你天边再仗剑

  等你回家,儿子已长成俊秀的男子汉

  我老是对来看望我的人讲:“你看,王伟跳伞的邻近有那么多的岛屿,他确定是游到哪座小岛上去了,他一定能回来!” 我当时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手中那本1∶400万的地图的每一厘米在南中国海上是多么广阔的间隔。

  我靠在甲板右舷,已经没有了泪水,面朝大海,仰望着蓝天上飞舞的白云,在心中对丈夫默默地诉说着自己的思念和悲伤:

  我至今还记得17年前的那个春日,人民海军以最隆重的典礼,为王伟举办海葬的情景:

  他确实胜利了!成了同期学员中第一批放单飞、所在中队第一个飞上蓝天的佼佼者。

  我仿佛也意识到自己的丈夫发生了什么,但仍是往利益想。那天晚上,我楼上的空勤家属杨颖来家告诉我,说空勤家属到团里开会,我困惑地锁上门跟她走了。

中学时代的王伟。 王伟给阮国琴寄来照片,他在照片的反面写下了“我在海角等”。

  后来,当王伟与那朵洁白的伞花消散在南中国海海面后,我才越来越深地感触到:当年20岁的王伟因跳伞而引发的那个看似“荒谬”的举措,其实包括着对我如许深厚的爱!

  你促离家没顾上给我说再见

  王伟走了以后,我的变更太大了,我不知道自己会碰到那么多的艰苦和问题,架在那么高的一个声誉之冠上,生活上的重重难题必需自己一个人扛,走过成长,走到今天,他的牺牲精力给了我模范和力气,我们的儿子给了我生活下去的勇气。

年轻帅气的王伟此时对爱情和未来充斥信念。

  但毕业后的王伟并没有即时回到分离了两年半的我的身边,而是直接去了海军航空兵的训练基地报到,加入海上课目练习。他写信告诉我:

  不久,我又接到王伟一封挂号信,恳求我原谅,并打来长途电话要给我解释。处在伤痛中的我没有搭理他。

  到南中国海去为我的丈夫送别……

  知道你驾驶战鹰又去那片天

  兴许是这个世界产生了太多的事件,让咱们终于理解了:假如一个民族疏忽自己的好汉,那么这个民族是不可能有盼望的。

  安静的机场,空阔的旷野,深蓝的天空,我与他的好战友一出发点了生日烛炬,点上了中华烟放在跑道上。我说:“你的妻子来给你补过生日了,平时你舍不得抽好烟,就连红塔山也舍不得买,今天你就抽一抽中华吧……”

  我不知道,此时的王伟也处于极度痛苦当中。他在他的日记里记录下了当时的心情:

  不管白入夜夜,我的枕边都放着一本王伟飞行用的地图册,海南省那几页已经被我翻得卷了边,大病刚愈的我,只能把心寄托在这小小的舆图册上。

  部队就要放单飞了,预约放单飞的那一天正好是我的生日,王伟以自己耐劳的尽力,挤进了第一批放单飞的名单。他在给我的信中写到:

  记得那年春暖花烂漫

  2001年4月1日晚上7点多,我像平常一样,为王伟泡好了一杯故乡安吉的白茶,等候着丈夫的归来,可我左等右等不见丈夫的人影。我真有些沉不住气了,打电话到团里问。

  却走不出她醉了我的酒窝

  1991年7月,经过5年飞行学院紧张而又严格的训练,王伟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学业,成为一名歼击机飞行员,并取得军事学学士学位。他被分配到海军航空兵,被授予海军中尉军衔。

  王伟是当时他们那批飞行员中第一个在海南安家的,所以一到休息日,那些“王老五骗子”飞行员们都聚到我们家来,我便做上多少个家乡菜,听王伟与他的战友们念叨着事业,议论着飞翔,谈论着将来,我更加懂得自己的丈夫,更加酷爱自己的丈夫。

  王伟带着我的家人来见我,慎重地交给我封 信,蜜意地说:“看完这封信后我再解释,要是再不相信我,我立刻就走!”

  大年三十的夜晚,我在商场上夜班,爆竹声音起的时候从商场出来,觉得有人始终在后面跟着我。我将自行车骑得飞快,却忽然听到有一个很熟习的声音叫了我的名字。

 17年前,老海军(平叔)采访王伟爱妻阮国琴。 

  三年热恋,百封通讯,未见一面

  我把王伟带到了我们家的老屋子。我们各自诉说着告别后那种朦朦胧胧的思念之情,在满城喜庆的爆竹声中,我与王伟实现了人生第一次初吻,也从此开始了我们之间刻骨铭心的生死恋情……

  在北京的海军总医院,我在极度悲哀和焦急中等待着自己的丈夫能安全归来。我怎么也不愿相信,经过7年漫长的等待,我与王伟圆满幸福的生活才刚开端,他怎么可以不辞而别,一夜之间就离我而去,而且永远不会回来了呢……

  收到这样的来信,我觉得我爱的王伟成熟了。我在给王伟的信中写到:

  半醒半梦中永远记住了她对我说她就是月亮

  此时,我终于再也抑制不住,扑向舰舷,泪流满面地朝着大海喊:“阿伟啊,你在哪里啊?你的妻子来送你来了!”

  绝情信与生死铭

  那时湖州市区有近千名应征者,王伟怀才不遇,通过了严格的体检和文明课考试。但是当王伟戴上大红花,被敲锣打鼓地送往车站时,我却没有呈现在送行的人群里。在那个还绝对关闭的年代,我怕部队上的人说王伟早恋影响他的前途,我只好静静躲在一旁,看着他离开。

  等你回家,我们手挽着手去看晚霞漫天

  作为一名参加中美撞机事件处置的老兵,我不禁想起17年前奉命采访王伟的妻子阮国琴的情景,当时她因悲伤适度住进了海军总院病院,《消息联播》每天都在播出在南海搜救王伟的新闻,当时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王伟会回来的,我会等他回来”。

  高中时的王伟,多才多艺,灵气十足。而我是班里的娱乐委员,坐在他后排,我们俩的接触天然比拟多。第一次对他有感到是有一天王伟突然转过身来向我借橡皮,大眼睛里透出一分惊喜:“嗳,你的文具盒和我的截然不同!”

  “我当初回不了湖州,我想你是可能理解我的。如果你生了气,那么千万原谅我——我知道你不会的,由于你爱我,你理解我,你说过你要当一名及格的军人妻子。




友情链接:

正版挂牌,香港正版挂牌,香港正版挂牌网,香港正版挂牌之全篇,正版数码挂牌挂,香港正版挂牌一句话真言,香港马会开奖正版挂牌。